主页 > 时政速览 >

关于复兴中医的一些思考

2020-08-23 21:37:10

来源:未知

  中医作为名副其实的国粹,今日沦落到全体中国人探讨中医是否有效的地步,诚可悲也。其实,从骨子里来讲,中国的老百姓是不怀疑中医的,因为很少有人怀疑《黄帝内经》,怀疑扁鹊、华佗、张仲景,更没有人能否认自古以来是中医医治中国民族疾病的事实。困扰众多中国老百姓的问题是如何找到一个好中医。反观学术界、商界却热衷于中医是否有效、中医是否科学、中西医孰优孰劣这样的伪命题,近于喋喋不休,不知用意何在,真可谓“世上本无事,庸人自扰之。”在经济全球化、东西方文明深度融合,在人类对人体生命生理的认知陷入困顿的背景之下,中医复兴之机悄然来临,实乃不幸之万幸也。复兴中医,岐黄子孙舍我其谁。
 
  一、中医复兴将成为时代潮流
 
  1.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进步,现代西方医学技术可谓日新月异,然而人们也明显感受到,病名和药名越来越繁杂,看病程序越来越机械冗杂,医疗的仪器越来越精细复杂,最重要的是,医院的病人越来越多,需要长期服药的人越来越多。
 
  2.对于基于现代化学、生物技术研制的药物,其对人体的危害究竟多大,普通老百姓相信药物说明书或者医生的说法,不以为然,但对于一个真正的科学家,这始终是一个如影随形的问题。比如疫苗的后遗症问题,转基因问题,滥用抗生素、激素问题,药物的依赖性问题等等。
 
  3.相对论和量子理论提出以后,现代科学对于时空和物质本性的认识一直在不断的怀疑、探索之中,总体上还是一个神秘的世界。现代医学必将苦苦寻求进入多维时空的钥匙,除了继续探索“基因”外,必须要打开中医这扇大门。
 
  4.按照现代医学的理论体系,对于一种所谓的 “新病毒”、新疾病,西医的防治永远处在被动的境地,只有在这种疾病出现后才能进行有针对性地研究,需要一个周期,这个周期也可能上百年的漫长,人类始终受到不明病毒的威胁。且在经济全球化的局势下,对于传染性疾病采取隔离的代价将不可估量。若要变被动为主动,舍善治未病的中医孰能。
 
  5.随着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,人们越来越重视自身的健康,越来越重视对身体的保养,这方面中医以不少于3000年的实践经验而具有无可比拟的优势,而现代西药的生产、使用对生存环境的污染却是人们越来越担心的问题。工业文明的进一步发展必然导致全社会个性化服务盛行,这正是“一人一方”中医的基本做法,而推行全民医保后,医疗费用将成为社会巨大的负担,价廉物美的中医中药必能赢得市场。
 
  二、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中医
 
  从正本清源的角度,中国人必须认清中医是有完整系统的理论体系的。当从西方引进“科学”一词后,中医是否“科学”就成为了当时所谓社会精英和进步人士挥之不去的一个问题。从哲学的层面考虑,科学并不是真理,因为她不能解释和解决所有的问题。科学只是研究、解决问题的一种方法,通常都需要设定一些前提条件和边界条件,通过重复的试验验证,建立一种理论进行解释,利用这种理论解决实际问题。我猜想,起初或许处于一种狭隘的认识,认为西方科学就是真理,已经解决了所有的问题,而古代的中国只有经验、没有理论,也就没有科学,作为土生土长的中医,自然被归入其中,谬之始也。时至今日,有识之士惑中医为“偶中”的经验者,实可恨也。
 
  就我粗浅了解的知识,中医具有系统完整的理论体系。从哲学角度,中医完全遵循《周易》的理论架构,从时空角度,中医与天文地理紧密结合,这些看《黄帝内经》就知道了,在《难经》《伤寒杂病论》《针灸甲乙经》中就有完整系统的识病治病法则,在《神农本草经》《雷公炮炙论》中就明确了中药药性及加工制作方法和标准。其中,阴阳、五行、六节贯穿并统领整个的理论体系,保证了理论的系统性。
 
  因此,真正遵循中医经典理论的中医,才是真正的中医。一切不宗《黄帝内经》《难经》《伤寒杂病论》《针灸甲乙经》《神农本草经》《雷公炮炙论》,不遵《易经》,不讲阴阳、五行、六节的中医,均不是真正的中医。
 
  三、复兴中医需要系统性筹划
 
  1.国家及学术界必须认可并尊重中医经典理论的地位,把这些经典理论纳入中医教育体系,培养一批真正的中医人才,制造真正的中药,培养并树立中医经典理论继承大师。至少在法理上,应给予中医、西医同等的地位。国家组织做好中医的学术交流机制,中医要走出固步自封、各自为战、自生自灭的窘境。
 
  2.抓紧建立符合实际、可行的诊病治病评价标准体系,建立中药原材料的种植、加工技术标准,建立符合实际、行之有效的中医师、中药师资格评价体系。西医有死症,中医同样容许有死症,要建立责任认定的程序及规则。祖国中医药这个宝库如何使世界人民获益,这一点可谓任重而道远。
 
  3.单个中医医院不需要较大的规模,但可以做到遍地开花,因此,中医适合以个体经营或民营企业形式存在,国家不必花费大量的财力,国家的重点放在理论研究、标准制定、市场监管以及中医人才的挖掘和培养上。但中医院必须以传统中医方式看病。中医西医,由患者自己选择。
 
  4.中药和中医两者不可分割,只要我们有良好的中医培养体系,中药的品质自然提升,统领国际中医市场乃至医疗市场,不在话下。
 
  5.国家要研究发展传统的天文历法、数学等理论体系,为中医的正本清源和发展进步提供支撑。比如,《孙子算经》最后的孕妇生男生女之问,如法诚可算也,病,中医岂不能算也。
 
  6.正确处理中西医结合的问题。用西医的理论指导中医、用西医的方法审批中医是缘木求鱼的行为,中医必需要坚持自己的理论体系。不能用西医的理论否定中医,更不能用中医之名行西医之实。但西医的方法可以借鉴,可以相互参证。在药物的研制方面,中西医结合应该得到重视,比如藿香正气水、青蒿素等发明等,这是中西医结合应该要走的路,但近几十年来,这样的成果太少了。
 
  7.国家要正确引导老百姓信任当代中医,花大力气统筹规划研究攻关世界医学重大难题。比如当前铺天盖地的男女科病、皮肤病、减肥、美容、保健等等,要正确发挥中医优势,而不被商业规则所左右。对于癌症、艾滋病等等,要分析病机,联合攻关,定有收获。
 
  新世纪以来,东方文化越来越受到世界的尊重,中华民族的复兴已经成为全体中国人的梦想。天时地利人和具备。中医错过了2003年“非典”后正名复兴的有利时机,现在这个时机再次来临,机不可失。医者,治病也。中医借此走向复兴,惠泽天下百姓,若如此,功德不浅也。
 
  以上仅是对近期一些有关中医言论的思考,本人非医界人士,也难免管中窥豹,不妥之处请予谅解。敬请不吝指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