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时政速览 >

2020年无证民间中医新政策

2020-08-24 15:41:40

来源:未知

  首先,我们要提的是乡村全科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证书。目前在医师资格准入方面,最低的准入证书可以说就是《乡村医生执业证》了,但是随着乡村医生队伍建设逐步向医师队伍建设转化,《乡村医生执业证》终将被替代,医师资格证书将是未来村级医疗准入门槛这点是大家毋庸置疑的。
 
  但要让乡村医生直接考执业(助理)医师资格还有难度,于是国家于2016年试点了乡村全科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考试,并于2018年全国铺开。 该考核面对村卫生室和卫生院医务人员,考生通过考核获得《乡村全科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证》,可以在村卫生室、卫生院执业,并且拥有全科处方权,并且注册该证时《乡村医生执业证》同时被注销。
 
  近年,很多地区在村卫生室管理办法中都明确,村卫生室准入的最低门槛是乡村全科执业助理医师资格,所以作为一名想在医疗机构从业的医务人员来说,考个《乡村全科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证》是最基础的。
 
  当下国家大力支持中医发展,中医的“地位”有所提升,但中医医院比例仍很低,传统中医也有被“稀释”的趋势。据2018年相关报道,以长沙为例,初略统计,现存290多家医院中中医医院数量不到30家。其中省级、市级城市的中医医院占比大致是10%至13%,县级城市接近20%。且“中医西治”的现象较普遍,实际中医操作或不足5%,我国拥有优秀临床纯中医医师仅一万名左右。
 
  民间中医方面,中医是一块精华与糟粕并存的璞玉,民间中医自然也难免参差不齐,鱼龙混杂,可这并不代表就可以一刀切全盘否定。80%民间医生的看病手艺靠师承或者家传,但有些人并没有太多的文化知识,自然也就不符合执业医师资格证的考取范围,于是许多便成了“非法行医”的游击队员。
 
  因为生存的困难,许多人也索性放弃,更别谈传承了。所以,许多珍贵的偏方往往散落于穷乡僻壤,一旦年老一代去世,而年轻一代又无意于此,难免会走向失传。有不少这样的报道,某位远近闻名的“土郎中”不幸离世,令人惋惜的是,随着这一“土郎中”的逝去,他钻研几十年摸索出的治疗疑难杂症的偏方因无人继承也随之失传。
 
  民间中医是亟待我们有效利用的,希望国家的法律政策,能够设身处地地站在他们的角度,采取最妥善的方法,保全好这条中医命脉。
 
  中医在古代,代代有名医,老百姓的口碑是最好的,中医馆的开设如同注册个体户一样筒单,优秀的民间中医自然就脱引而出,实实在在的效果才是中医生存的根本,体制不改变,民间中医的瑰宝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消失,中医真正就成了华其外而碎其内,只成了躯壳,没有灵魂。
 
  国家曾一再强调,“我们中医的根在民间,我们中医的魂在基层,我们不能穿了皮鞋就忘了那些或者是瞧不起那些穿草鞋的,民间还有许多宝贝需要我们去挖掘,需要我们去整理,需要我们去抢救,需要我们去推广。我们绝不能让这些好东西失传,不然我们对不起祖先,也对不起我们的国家和民族。”
 
  随着我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不断的完善,医疗服务模式也在不断的变化。国家政策越来越严,如果您因为无证不能合法行医,想要考取证书,却又不知道哪些证书适合自己。
下一篇:没有了